• <big id="zsh8u"></big>
  • <big id="zsh8u"><menuitem id="zsh8u"></menuitem></big>

          1. <big id="zsh8u"></big>

            探尋老陳的OWOD之旅:選手、戰隊管理者及無償解

            2018-10-22 11:28
            來源:鳳凰網競猜菠菜平臺

            作為搬磚解說團的隊長,Lab 戰隊的管理者,以及用愛發電無償直播 OWOD S2 季后賽的非官方解說員,老陳為整個 OWOD 賽事付出了太多辛勞,他所做的一切努力不是為了任何物質獎勵和名譽聲望,而是真心希望能有更多的人關注 OWOD 的賽事,見證 CNOW 的成長,并號召更多的英雄勇敢邁入職業之路。

            我們有幸采訪到了老陳,并和他聊了聊關于搬磚解說團的組建,Lab 戰隊的成長,OD 在職業之路中的意義所在,等等。

            記者:是什么契機讓你組建了搬磚解說團參加 OWOD 第二賽季的比賽呢?

            老陳:因為 OWOD 第二賽季的比賽時間是在 OWL 結束之后,剛好是休賽期,我們解說的任務相對比較少,只有《世界杯》分站的小組賽需要解說,而且大家好像因為解說都很久沒有好好打過游戲了,所以我就在我們解說的群里提了一句,說這次大家好不容易閑下來,要不要一起打個 OD 蹭個戰網點?結果大家一拍即合,就組建了搬磚解說團。

            記者:你們一共打了多少場比賽?

            老陳:我們一共打了 8 場比賽(記者注:剛好滿足領取戰網點獎勵的要求),只有最后一輪的兩場沒有打,因為最后一輪的比賽時間剛好和《世界杯》泰國站小組賽沖突了。當時赤小兔、小鬼和桃嘰都在泰國現場為中國隊做一些周邊的工作,而我是在上海電影院主持線下觀賽活動,跟觀眾在一起看比賽,另外還有人在廣州那邊解說《世界杯》。所以那一周我們是湊不出來人打比賽的,所以沒辦法,那兩場沒有打。

            記者:你們打的這 8 場比賽戰績如何?

            老陳:我們打了 6 勝 2 負。因為每場比賽的出場人員都不太一樣,而且解說里也有高分的和低分的,有的時候可能高分的缺了很多,幾個低分的上,就不太穩。其中有一場是輸給我自己的隊伍 Lab,不過那一場我沒上。

            記者:誰是你們隊里最粗的大腿?

            老陳:我們隊里最粗的大腿應該就是九朵了吧。因為在我們打的 8 場比賽里,基本上只要他拿狙,對面就沒有一個狙能夠壓得住他,而且其他英雄也都能拿得下。

            記者:你們打比賽的時候有沒有什么事情是讓你印象特別深刻的?

            老陳:我記得有一次我們打到決勝局,還是很艱難地才打到 2 比 2,李老師實在是煩了,掏了一手大錘出來,跟我們說:“來,我們打 303,別打那些什么亂七八糟的 C 之類的了。然后我們很容易就拿下了漓江塔的兩分,贏了比賽。

            記者:半年前,你一手組建了 Lab。時至今日,他們活躍在各大賽場之上,并兩次打進了 OWOD 季后賽,但遺憾的是他們始終沒能晉級《守望先鋒挑戰者選拔賽》。

            老陳:對,Lab 剛好差不多是半年前組建的,如果沒記錯的話是 3 月 28 號。OD 第一賽季的時候,Lab 和 Lib 兩支隊伍都打進了季后賽,第二賽季 Lab 打進了前六,差一步晉級 OC 選拔賽。

            記者:那么對于 Lab 的表現和成長,你如何評價呢?

            老陳:我創立這支隊伍的初衷是想輸出更多的好選手,讓那些完全沒有游戲理解但操作還算不錯的“白板型選手,能夠在我這里學到一些關于游戲理解、關于該怎么打比賽之類的東西,然后幫助他們能夠去到更好的隊伍。因為如果我希望我的隊伍能夠一定升到 OC 的話,那么可能比較好的狀況是隊伍盡量不要換人,畢竟大家在一起打比賽打得時間長了,那種默契和配合,是無法在短時間內用教練的指導來代替的。但是 Lab 打完 OD 第一賽季之后,很多選手都走了,基本上 Lab 兩個賽季的參賽選手是完全不同的人,有些選手是不打了,有些選手是去了其他 OD 隊或者 OC 隊,像是圣光去了 T1w。我覺得這就是我達到了自己做隊伍的初衷,有一些大家本來不認識的優秀選手被發掘了出來,他們憑借著自己的表現去到了更高的地方。但這其實會影響到 Lab 自己的成績,因為一直在換人。

            當然其實我也希望 Lab 有朝一日能夠打進 OC,但這對我來說不是特別重要的目標。我的目標還是——比如說 Lab 沒有打進 OC 選拔賽,沒有打進 OC,但是我的 6 個選手里面有 3 個、4 個去到了 OC 的隊伍,我覺得就已經很好了,我們下一次再招新選手,再訓練,再參賽,比如說又在打到 OC 選拔賽之前一步就倒下了,然后選手都去 OC 了,我覺得也 OK 啊,反正我建這個隊伍也不是因為 OC 名額,或者為了錢什么的。

            記者:對于 Lab 今后的發展,你有沒有進一步的規劃和安排?

            老陳:這次 Lab 進入 OD 六強打完比賽之后,一直到現在都沒有恢復訓練。因為我讓所有選手都去找各種 OC 隊伍進行試訓,另外我也幫他們聯系了幾乎所有 OC 隊伍,甚至是其他地區的 OC 隊伍,讓他們去試訓。如果有機會能夠進入到 OC 隊伍的話,我是很希望他們能夠在 OC 隊伍中打打線下賽、打打更高規格的比賽不斷提升自己。其實現在試訓的也差不多了,馬上 Lab 要重新開始一次像半年前剛建隊時做的那種大規模試訓,重組一次陣容,上一次試訓基本上有 200 個選手參加,這次我不確定會有多少。現在 Lab 在招教練,因為我希望試訓這件事能夠在新教練的手里進行很多,我只是幫助他看一下之類的。

            記者:OC 選拔賽已經開始了,OWOD 四強戰隊正在與其他三支來自 OC 的戰隊共同爭奪晉級 OC 的名額。那么你最看好的 OWOD 隊伍是哪支?為什么?

            老陳:我最看好的 OD 隊伍其實還是 AI,如果說兩支的話是 AI 和 FL。FL 是體現在他的整體紀律性、團隊性,包括戰術這些層面,他是一個比較偏整體不太偏個人的隊伍,而 AI 很顯然就是一個比較偏個人的隊伍,他們擁有強大的個人能力和非常強大的聯動配合。FL 傾向于 6 個人打配合,而 AI 則傾向于一個人秀操作和兩到三個人打小配合。一般來說,越低級別的賽事越吃個人能力和小的協同配合,團隊性的東西是要在這個水準達到一定層面后才能再談的,因為我們畢竟是 OC 選拔賽,不是 OWL 這種最頂級的賽事,可能我們在看 OWL 的時候更講團隊性一些。所以說這次 OC 選拔賽我最看好的隊伍還是 AI。

            記者:你個人非常關心 OWOD 等各大面向半職業戰隊的賽事,還會在百忙之中用愛發電為大家帶來解說,你認為 OD 在 OW 職業之路中占據著怎樣的地位?

            老陳:理論上來講,假設頂級聯賽 OWL 一共有 200 名選手,全球七大賽區的次級聯賽 OC 一共有 2000 名選手,那么各個賽區的 OD 就應該有 20000 名選手。OC 相當于一個職業輸送機的話,而 OD 是所有選手的展示平臺,是一個地基。沒有 OD 這兩萬個人的地基,你就選不出 OC 那兩千個人,選不出 OC 這兩千個人的話,那么 OWL 的兩百個人也就選不出,或者說只能去湊合。

            OW 的職業之路面對的是選手而不是觀眾。對于觀眾來說,OD 這種半職業賽事的地位很輕,甚至可能都不太愿意看;但是對于想打職業的人來說,OD 是和他們最直接相關的賽事,也是最最重要的賽事,甚至比 OC 和 OWL 還要重要,OC 和 OWL 只是他們的談資,而 OD 才是他們實際要進入職業之路的最重要的部分。

            記者:前段時間你主持了官方發起的《守望先鋒世界杯》泰國站線下觀賽活動,接觸到了很多熱愛競技的硬核玩家,其中讓你感觸最深的是什么?

            老陳:硬核玩家不像我們這種從業人員,我們關注的是方方面面,而硬核玩家關注的是某個獨特的角度,并且他們在這個角度上的挖掘程度要比我們深得多。

            比如說如果他是某個選手的硬核粉絲,那么他會了解這名選手的身高體重、喜歡什么樣的顏色、喜歡吃什么、甚至喜歡什么樣的女生等等,會了解得很深,而他了解這些東西的原因其實很簡單,并不是因為他想要圖什么,而是因為他就是喜歡,他是一名粉絲,他很硬核。再比如說他是戰術方面的硬核粉絲,那么他可以像我們解說一樣分析戰術,讓他聊半個小時、一個小時都完全沒有問題,雖然有的時候我可能覺得他聊得不太系統,但是他能聊出來東西。

            硬核玩家總會知道很多周邊的信息,比如說某個主播在直播的時候有什么特點,有什么搞笑的橋段,有什么梗,誰和誰的直播方式不一樣等等。其實對于我們從業人員來說,我們根本沒有時間看這些直播。所以我覺得我們可以多跟各種類型的硬核玩家獲取信息,很多信息都是我們不知道的。我在辦線下活動的時候每天都有辦一個叫“云教練 PK 鍵盤俠的工作,其實就是想跟大家說云教練和鍵盤俠都是好事情,因為就像頭腦風暴一樣,每個人的想法不一樣,每個人獲得的信息量都不一樣,如果大家能組成一個群體,把自己的信息共享,把它們綜合匯總起來的話,那么會是一個很好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記者:你認為目前 CNOW 最稀缺的人才是什么?

            老陳:我覺得還是教練吧。其實有很多人在嘗試做教練,從兩年之前到現在一直都是,就比如說很多 OD 隊伍都有教練,他們都在不斷地嘗試、摸索,但是為什么他們都留不下來呢?我覺得有兩個原因,第一是在中國教練的權威性和福利都太差了,所有鍋都是教練背,選手還有可能會不聽教練的話,而且很坦白地講教練的工資真的蠻低的,所以經歷了這些千辛萬苦的教練很難再留下來。第二是那些想要成為教練的人,在學習的過程中能夠得到的幫助和信息太少了。舉個例子,我自己是在做教學視頻和復盤視頻的,我把這兩年半以來學到的一些游戲理解匯總起來,做成比較條理、比較有體系,可以讓大家直接拿來用的東西,但是你掰手指頭數一數,這種東西在國內一共有幾個呢?實在是太少了。那些想要成為教練的人,完全沒有渠道去學習該怎么當教練,沒有人會告訴他們該怎么做,甚至還有“來,我教你當教練,你需要來我這邊干什么什么事情,還需要交錢這樣的。相對來說,如果你想當選手或者解說的話,都可以通過看別人的直播來學到一些東西,但是如果你想當教練的話恐怕是真的沒有地方可以學。

            記者:那么你對于渴望加入的新人教練有什么建議?

            老陳:除了自己摸索以外,要把自己的身態放低一點。因為在國內想當教練的話,能學的東西本來就不多,先把這些為數不多的東西好好用心學一下,然后再去結合那些有架構的東西自己摸索。我發現有一些新教練,我不知道是講傲骨還是怎樣,別人講的東西他們一概不聽,就自己摸索,就自己嘗試,就覺得自己說的最對,就不看前人講的復盤和教學資料,認為別人說的不對。其實不管別人說的對不對,所有這些東西都能引發我們對游戲的新思考。我自己也會去看別人做的復盤,會思考哪些地方我覺得很對,哪些地方我覺得不對,哪些地方我從來沒有想到過,哪些地方可能已經過時了。所以對新人的建議就是先去學一下老的東西,因為本來就很少,你再不學的話真很可惜,然后其他的就只能自己摸索了。

            十分感謝老陳愿意在百忙之中抽出時間接受我們的采訪。?祝愿老陳一切順利,Lab 早日招到教練,希望 Lab 能夠在未來獲得更好的發展,也希望搬磚解說團能夠繼續奮戰下去,并在今后的比賽中取得更佳的成績。

            上一篇:PGL秋季賽落幕 冠軍C9獨攬5萬美金 下一篇:芬蘭冰刀成功屠鯊 群星聯賽ENCE最終奪冠
            白小姐生肖中特

          2. <big id="zsh8u"></big>
          3. <big id="zsh8u"><menuitem id="zsh8u"></menuitem></big>

                  1. <big id="zsh8u"></big>

                  2. <big id="zsh8u"></big>
                  3. <big id="zsh8u"><menuitem id="zsh8u"></menuitem></bi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big id="zsh8u"></big>